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和县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6 17:40:55 | 查看: 5| 回复: 1
  龚德林的金山“公房”梦
  姜鑫元
  一、石库门的窘境:1960年春节。在上海四川北路新乡路42弄的一条老旧石库门弄堂里,39岁的龚德林,和30岁的妻子尤慧琴,正和左邻右舍一样,在忙着准备过年的午饭,在整幢房子里,家家都弥漫着引诱食欲的烟火气。龚德林的三个孩子,阿大、阿二、阿三正和邻家同伴在狭小的走道里嬉戏。这个号门”天王亦喜的住户有十多家,住房格局和赵丹、上官云珠、黄宗英主演的《乌鸦与麻雀》里的“七十二家房客”的石库门有异曲同工之处。最大的后客堂间16平米,住着“八级钳工”黄师傅一家9口人;二楼的晒台上搭出一个披,4平米,住着翁家姆妈老夫妻俩;楼梯下的三角空间用毛竹搭建了一个床,1.5平米,是踏三轮车的徐师傅的地盘;前客堂间分成了2间,煤球店老板钟家5口住10平米靠天井有亮光的南边;苦的是龚德林一家五口,住在“暗无天日”的8个平米的中间“夹心饼干”里,当然,二楼也拥挤着好几户人家;用油毛毡搭建的“灶披间”在前后天井各一个,因为原先原配的“灶披间”被房管所征用改为房间了。
  任何时候在“灶披间”做饭都要实行“错时制”,有的人干脆一日三餐都在单位的食堂里解决。自来水叫“给水站”,是建在弄堂里的一块空地上,自然,方便的家什称为“马桶”,也是最能体现使用人家档次的东西。而清晨三件事,在“七十二家房客”式的42弄里就是“大人小孩齐上阵,挤挤攘攘忙煞伊”。第一件事:给水站铅桶鱼贯排队接水声咚咚响,第二件事:阴沟洞马桶接龙洗刷声隆隆来,第三件事:煤球炉一字排开似烽火台烟尘滚滚去。
  二、新“公房”是啥样子:1964年国庆节。龚德林是1943年从江苏海门进入上海虹口一家日本人开的医院财务课当差,因读过几年书,又年轻力壮,相貌堂堂,课长就委派龚德林担任催收医疗欠账的差事。这个差事就是在上海范围内“上只角”,“下只角”的上门收取医疗欠帐,因多年收账周旋于上海滩各个角落,所以龚德林算是一个见多识广,对形形色色住房格局情况看得多,了解得多的人。
  这天是国庆节,天气有点燥热,龚德林用分配的肉票、鱼票买来鱼肉全家打牙祭,因为家里地方小,就与邻居们一样,用一张折叠餐桌摆在弄堂里独自小酌。龚德林家开饭分成三批,第一批:龚德林独自小酌,第二批:阿大,阿二,阿三齐上,第三批:妻子兼厨师尤慧琴收拾残局。这个吃饭排序法,八级钳工黄师傅,煤球店老板钟师傅都是如此。
  三哥们各自摆好菜水开始咪酒,龚德林先是赞叹一声说:“侬晓得伐,卢湾区的瑞金路、巨鹿路、华亭路;静安区的长乐路、常德路、昌化路,就是我们虹口区那个四川北路桥边上的河滨大楼,我去过的那些人家,房间宽敞,落地钢窗企口地板,落地台灯、自来水、煤气、抽水马桶都有,即使是合用的,也比我们这里无煤卫的轧煞人要好得多”。煤球店老板钟师傅回道:“跑帐先生,(龚德林的绰号)侬可以省省心了,想当初我煤球店生意做得好的辰光,有独用煤卫水电的花园洋房我都住过,只不过在十里洋场被人家骗掉一大笔钱,才住到42弄这个螺蛳壳里做道场的地方来,这就是阿拉的命,晓得伐”。
  三哥们正议论得起劲,居委会主任吴阿”那个婆子答应去了.不一时, 只听得箫管悠扬,笙笛并发.正值风清气爽之时,那乐声穿林度水而来,自然使人神怡心旷.宝玉先禁不住,拿起壶来斟了一杯,一口饮尽.复又斟上,才要饮,只见王夫人也要饮,命人换暖酒,宝玉连忙将自己的杯捧了过来,送到王夫人口边,王夫人便就他手内吃了两口.一时暖酒来了,宝玉仍归旧坐,王夫人提了暖壶下席来,众人皆都出了席,薛姨妈也立起来,贾母忙命李,凤二人接过壶来:“让你姨妈坐了,大家才便姨走了过来,吴阿姨和弄堂里的爷叔们打了招呼后说:“天目路靠近旱桥那里的番瓜弄改造,已经有十几幢五层楼新公房造好了晓得伐?阿拉居委会要组织人去参观,明朝要去的人,早上8点在弄堂口等我,我带你们去”。
  因为新公房是新名词,许多人都想去见识一下,第二天一早,弄堂口就聚集了几十个人,龚德林更是全家出动,可见新公房对42弄男女老少居民的吸引力。
  四川北路新乡路离天目路旱桥那里的番瓜弄不是很远,走走逛逛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到了番瓜弄,大家被眼前出现的一幕十分惊讶,甚至有点手足无措,因为番瓜弄是旧上海出了名的棚户区,“滚地笼”,其脏乱差、老破旧及拥挤程度要远远超过新乡路42弄,这里的电灯还是解放以后好几年才拉起来的,怎么前二年还看得见的,用毛竹片、烂铁皮、油毛毡搭建的低矮“滚地笼”现在竟然变成了崭新的,巍峨的5层楼房了,更让人们惊奇的是,楼房里居然厕所,煤气,,自来水,电灯“四个现代化”齐全,就是说以后不用再倒马桶了,不用再生煤球炉了,番瓜弄的人正是咸鱼翻身,一步登天了。参观的人羡慕且充满嫉妒,番瓜弄的人自豪又十分得意。
  番瓜弄住房的变迁,对龚德林及参观的人们的思想冲击是非常大的。龚德林是见过世面的人,上海的好房子就是花园洋房,大楼房子,及有钱人造的独门独户的石库门房子,但住房老破旧,一个号门挤进十几户人家,煤卫不全的在上海滩上比比皆是。像这种“新公房”,老百姓以前没有见过,而且想都不敢想,番瓜弄就是一个在新社会的新开始,番瓜弄真的翻身了。龚德林走到吴阿姨身边说道:“在解放前根本就没人管的番瓜弄,苦日子现在也熬到了头,那我们四川北路新乡路什么时候能改变呢”?吴阿姨说:“番瓜弄是上海第一批棚改项目,现在国家有政策,凡有条件的企事业单位都可以为职工建造工人新村,或者叫公房,就是产权是国家的,住的人支付租金”。龚德林把吴阿姨的话掂量了一下,心想:有条件的企事业单位,我的工作单位有没有条件呢?
  三、报名到金山去:1974年元旦。继参观番瓜弄旧貌换新颜后,转眼近十年过去了,这十年龚德林在改善住房条件方面什么也没有等到,因为国家进入了一场浩大的“文化大革命”,有关国计民生的很多议题和项目都遭到了破坏或者陷入了停顿,龚德林本人的催收帐工作也被人视为是旧社会的恶霸流氓地主所为,是压迫欺凌贫苦人民的行径而被停了下了。
  但1973年在金山杭州湾畔的上海石化的建设工地上,却成了全国,全上海最瞩目、最富有活力、最热火朝天、最有活干、最具现代化发展前景的地方。龚德林是一个十分关心时局的人,收藏了从解放初期以来的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工作报告》,特别是对报告里的“四个现代霞光缥缈龙宫显,彩色飘飖沙界长化”的前景始终念念不忘,因此意识到金山杭州湾畔发生的事情就和“四个现代化”有关,而龚德林思想里的“四个现代化”就是大河里有水小河里满,国家“四个现代化”建设好了,老百姓也就会实现自己住房的水电煤卫“四个现代化”。
  龚德林是一个热衷新事物的人,对国家建设特别上心,就决定到金山杭州湾畔一探究竟。元旦一早,告别妻儿,带着干粮,先是骑自行车至吴中路西区长途汽车站,后经几个小时的辗转来到金山杭州湾畔上海石化的建设工地上。
  龚德林绕着工地兴奋而好奇的走了一圈,这么大的朝气蓬勃的建设场面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各种大型机械设备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工地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震撼人心,龚德林想:这就是建设“四个现代化”的重大工程了,自己在有生之年能参与这样的重大工程真是莫大的光荣啊!
  元旦过后,单位里就传出接到支援金山上海石化建设的消息。这年龚德林已经五十开外,按要求,不在调配政策的范围内。龚德林急忙找到单位领导,要求报名去金山,单位领导也了解龚德林是一个闲不住的能干点事的人,虽然年龄大了,但身体很好,有一把子力气,这在工程初创时期是用得着的,于是破例批准了龚德林的要求,龚德林也于1974年4月来到了金山上海石化工地上。
  四、看造房子去:1975年国庆。龚德林到了金山上海石化工地上已近一年半,他整个人就像年轻了10岁,为了少生病,多干活,还把烟酒都戒了。此时海堤围垦已经结束,工厂区和生活区同时开工,可想而知在金山杭州湾畔十几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是一番怎样的欣欣向荣的建设场市场情绪和题材表现不佳,等待好时机再出手!!!面。
  乐而忘返是龚德林的常事,国庆休息天同事们大都返回市区同家人团聚去了,龚德林却觉得单位里有干不完的任务,工地有看不完的新鲜事,甚至还经常跑到生活区看建筑工人造房子。
  在广阔的工地上,第一期职工生活区是一、二、三、四,四个新村上百幢五层楼房同时建造,龚德林会在休息天一整天地穿梭于各个建筑工地当中,时不时地帮助工地上推车搬运建筑材料,甚至晚上还要到工地上去“巡视”一番,因为龚德林发现晚上有人偷拿工地上的建筑材料,后来和工地上的领导混熟了,干脆晚上住进了工棚里帮忙看守工地上的建筑材料。
  我要为这些建造中的房子出把力,将来一定会有一间是属于我
  的,龚德林天天在想着这件事。龚德林面对这规模巨大的生活区建设场面,再比比十年前的番瓜弄改造那十几幢房子真是一个天一个地了。于是,在白天,龚德林在单位上班,做好本职工作,到了晚上,去生活区工地上的工棚里义务值班和睡觉。龚德林现在非常快乐,认为自己来到金山上海石化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龚德林出身于1921年,1943年到上海谋生,对上海市中心所谓“上只角”、“下只角”的地方都逛了个遍,他觉得番瓜弄在1964年的旧改就是个案,上海还存在大批的棚户区,还存在大批的缺少阳光几代同室的住户,连南京路、淮海路的弄堂里都要倒马桶,生煤球炉子,十年了,至今都没有旧改的动静。而自己所居住的四川北路新乡路42弄依旧是“螺蛳壳里做道场”,依旧要生煤球炉子,依旧要倒马桶,依旧是公共给水站。龚德林一直在等,等与番瓜弄旧改一样的机会。
  如今距参观番瓜弄新居已经10年过去了,龚德林突然觉得,自己在金山上海石化工地上即使住宿舍,住工棚都比四川北路新乡路42弄的家要舒坦。在龚德林的脑子里,产生了要在金山杭州湾畔的“公房”里安家落户的想法,产生了要在金山杭州湾畔提前实现自己全家住进煤卫水电独用的“四个现代化”的“公房”的理想。
  五、:住进“公房”理想的实现:1978年中秋。此时生活区四个新村的上百幢“公房”已经完工并进入陆续分配阶段。龚德林有了举家迁来金山杭州湾畔安家的宏伟目标后,就回家与妻子尤慧琴商量,尤慧琴当时在一家国企工作,对市区户口看得很重,而且,阿大还在云南军垦农场,阿二还在部队里当兵,,阿三在一家国企工作,一家人分四五个地方,怎么可能把他们都聚拢来都到金山杭州湾畔安家落户呢?
  其时,金山杭州湾畔的建设如火如荼,工厂区的厂房建设和生活区的新村建设如雨后春笋般的崛起,已经深深吸引了世人的目光,上海石化的生活区规模之大,在全国也是名声响亮,在上海其它地方更是闻所未闻,而据1975年住房人均面积的统计,上海市十个区只有人均3.5平米,弄堂里常常发生一大家子仅凭一块遮羞布就能让子女结婚生子的窘境。因此,金山上海石化生活设施的建设吸引了全国的目光,龚德林只是其中的一份子而已。
  龚德林要举家放弃市区户口,在金山杭州湾畔入户的消息传到了领导的耳朵里,领导有点为难了,因龚德林夫妻俩都将临近退休,这福利分房还是有一套严格的审核程序的。不过,龚德林是解放前就进入单位的“三朝元老”,是一个任劳任怨的好职工,只要政策允许,应该帮他一把才是。
  这位领导把龚德林找来,龚德林在领导面前把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就是先把妻子也调来金山工作,把市区户口迁到集体宿舍,然后排队等待分配房子,至于云南的阿大,部队里的阿二再从长计议。这位领导当着龚德林的面,和管住房分配的负责人通电话咨询,电话里说:“可以的,只要夫妻俩的市区户口都迁过来,工作调过来,就有资格参与排队候房”。
  有了“分房”政策的保证,妻子也拗不过丈夫的决心,龚德林就把夫妻俩的市区户口变成了金山的集体户口,当然,妻子尤慧琴的工作也调到了金山上海石化。
  但也是好事多磨,石化一、二、三、四村于1978年完工后陆续分配,后面的六至十二新村也齐刷刷的开工,但龚德林夫妇因为分数垫底,所以总是掉队。
  直至1980年,龚德林退休前夕,熟悉龚德林情况的房管部门负责人打电话给他,说现在有一套煤卫独用的三村35平米住房,新冠疫苗包装材料替代概念---阿科力因原房主升迁搬走,问龚德林要不要。龚德林二话没说,立刻赶到房管所办理手续,这对龚德林来说,不管这房子是不是有人住过,也不管大与小,都意味着在住房上翻身做主人和新生活的开始。而在龚德林的脑子里,也没有装修这个概念,因此,房子的钥匙一到手,夫妻俩立马高高兴兴地从宿舍搬到了新居。
  国家形势的变化,总会给人民生活带来重大影响,文化大革命的结束,同样为人民带来了新生活的开始。先是龚德林上山下乡的阿大,因为顶替的政策,从云南军垦农场顶替了母亲尤慧琴的工作,就此回到了已是金山人的父母身边。阿二从部队服役回到上海后,在龚德林的一再动员下,也将市区户口迁到了金山,加入了上海石化的建设大军。因为那个时候金山还是县制,龚德林一家五口有四人入户金山,这显示了龚德林一家对“公房”的渴望已经超越了一切地域和户口概念了。
  六、龚德林的九十感言:2011年。已经是三代同堂并且已经住进了100平米大房子的龚德林在九十大寿的宴席上不无感慨地对在场的亲友说:“我1943年到上海谋生,睡过马路,钻过桥洞,挤过楼梯间,上过三层阁,即使在结婚后,能幸运地住进了石库门弄堂里,但也只是一间只有8平米的没有窗户的房间,更别提煤卫齐全了。我1974年决定来到金山,1980年一家五口有四人来金山落户工作,现在都住进了水电煤卫‘四个现代化’齐全的‘公房’里,从1943年我来到上海算起,这一天整整等候了37年。再看看我们四川北路新乡路42弄,直到2006年才挨到动迁,距1980年又是26年,今年我九十大寿,生活在金山石化街道已近40年,亲眼目睹金山石化街道的社区建设越来越漂亮,前景越来越美好”!老爷子话音一落,众人起身举杯向老爷子祝寿:“十分敬佩老寿星当初来金山石化落户工作的“英明决策”,让我们早几十年享受到了煤卫齐全“公房”里的幸福生活”。
  在故事的尾声里还要告诉大家,龚德林是1952年入党的老党员,他几十年孜孜不倦所追求的就是有朝一日能住进有水电煤卫的房子里,这个看似简单且基本的生活需求,却是我们党和政府从1949年以来一直在推进的重大民生工程。而我们金山石化街道从1973年起步建设就直接迈进了水电煤卫齐全的现代化时代。在进入2020年之际,信息化小区、智慧化小区、绿色小区,美丽家园的建设都在不断推进,居民们的幸福指数也因此节节攀高,金山石化街道正以一个崭新的时代面貌向我们走来。
  2020年7月18日
      欲嫁他人,又难舍家业。且只捱肩磨担,终须有日成功也。创业板注册制誓师大会。原来那猴王,已打破盘中之谜,暗暗在心,所以不与众人争竞,只是忍耐无言。指数个股都失控,牛。牛市旗手神话破灭?两大信号预示,A股这些版块很快将有大动作。正走间,听得有人叫“八戒”。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12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6 18:06:54
顶楼主啊!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