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和县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30 21:41:04 | 查看: 9| 回复: 1
十三
  秋染歌说得没错,彪魂——这种满怀仇恨乖戾之气的鬼怪已经来到了洞庭。没有人能看得见他,他却又无处不在。他来自拜月教,却驻根于人心之中。
  秋染歌的暂时离开让各世家子弟纷纷如大赦般松了一大口气,甚至有白日纵酒夜间聚赌的行径发生。秋掌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理会,日日只严格教导自己子弟勤学苦练,不要近墨者黑有堕门风就可以了。
  听学子弟中目前唯一一个还在苦修术法的也只有林暮亭了,除此以外,他对什么都重磅!该数据创9年以来新高。提不起精神,只是夜高徒既不知医,他怎肯揭我榜文,教寡人亲迎?断然有医国之能也夜站在窗边望着洞庭的方向,默默噙泪祝祷。
  安凤霖就算神经再大条也看出了他的心思,“姓秋的走两天就走两天呗,他武功那么高什么妖魔鬼怪都得被打成肉酱,没事的。也让我们这些人松泛松泛,省得天天对着那张冰块脸,不是挨训就是挨罚的,够够的了!”
  陆澜沧也在一旁打趣道,“安兄你还没看出来吗?你这是弟大不中留啊!”
  “喂,再拿暮亭取笑兄弟没得做啊!”安凤霖难得正色道,“我兄弟以后要娶一个宜室宜家的江湖侠女,绵延后嗣的……”二人正说得热火朝天,却没有发现林暮亭已经不见了。
  他又一个人来到了君山深处,此地灵气汹涌,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乃是释腾鸟经常出没之地。
  自火烤食肉事件发生后,一向予取予求的释腾一族便不再信任秋氏,羽毛粪便再不肯施舍半分。而这些又是斩妖除魔必不可少之物。是以林暮亭昼夜忧心如焚,深恐是因自己的过失给秋染歌带来半分差池,那样自己万死难恕其罪。
  他长跪在地,滴血酹土,洒泪祝祷,“神鸟释腾容秉:弟子无心,犯下大错,甘愿受任何责罚。然秋氏一族身负传习幻术保境安民之责,需要释腾羽毛粪便驱邪防身,不可或缺。万方有罪,罪在我一人,恳请您原宥秋氏。弟子纵九死亦无悔……”
  他默默祝祷了一遍、两遍、三遍、四遍……直到月如流水,直到夜静山空,直到星河欲曙,直到碧空如玉……不知不觉间,乌云漫天,层层叠叠,天地之间霎那无光,成千上万的雨珠从颠簸的宇宙间盘旋滚落。雷声在林暮亭的头顶上一声紧似一声地轰炸着,逼迫着低头屏息,慌乱而无措。不知为何,他的眼前竟出现了一些奇怪的景象:成千上万的不知名的虫子纷涌而至:有的青紫斑驳,如毁打的伤痕;有的鲜丽通红,如流不尽的血泪;有的白至透明,如无助的孤魂……突然,靛青的天际间传来了一阵凤凰清唳般的叫声,一只释腾在雷霆风雨间猛地俯冲下来,直落到林暮亭的脚下,昏迷不醒,奄奄一息。
  林暮亭惊恐不已,只见那释腾羽翼破损,鲜血淋漓,腹部却甚是鼓胀。他开天目望去——里面竟是一只小释腾鸟!
  原来释腾虽为鸟类,却与人类一样,雄雌交合,父精母血,十月胎生,夫妻相守抚育儿女。而这只雌鸟竟然在风雨中独来独往,夫婿何在?林暮亭动用奇门遁甲屈指推演——原来这腹中胎鸟之父就是被火烤食肉的释腾!
  林暮亭的眼中顿时蒙上一层愧悔难当的雾气,他运转大小周天之气灌输至雌鸟体内。半晌,雌鸟缓缓睁眼,气若游丝,身下竟血流如注。林暮亭知道,这身受重伤的雌鸟即将分娩了!胎鸟孱弱,雌鸟血崩,这孤儿寡母性命危在旦夕,皆为他一念之差所制!林暮亭当机立断,用筠卿划开手掌,将炙热的血气源源不断地送进雌鸟的体内。雌鸟的身子本是被火焰灼烧一般,疼痛地颤抖不止。但是当这珍贵的血液渗进血肉时,它的疼痛仿佛减轻了很多,开始用力、挣扎、扭曲、惨叫,它要在这暴风雨的凌虐中用尽生命最后一点光赎出体内的胎鸟。
  林暮亭默念咒语,给它划出了一个结界,护它安心生产。两个时辰过去了,一只全身带血的胎鸟终于娇嫩地啼啭着降生在这个暴雨初歇的人世间。林暮亭捧着这弥足珍贵的幼弱生灵,心中百感交集。他望着溘然长逝的雌鸟,竟一丝一毫取其羽翼的心也没有,只吩咐筠卿撅土为穴,让它回归坤泽。
  林暮亭把这新生的孤雏带回苍山白日寒时已过了整整一天一夜。按照门规,当逐出师门。但因他救了释腾,算功过相抵,不予责罚,秋掌门还将释腾交由他照管。
  林暮亭给释腾雏鸟用干草和棉絮做了一个精致的窝,放在斋室里几案上,并设下了结界,以防别有用心的人来偷。即便如此,他依旧整夜整夜地不睡,给雏鸟喂水、喂食、除粪、哄睡……比乳母还尽心。
  安凤霖被折腾地实在睡不着,不由得火大,“你消停点行不行,这是鸟,不是婴孩,你用得着这样吗?”
  “它刚出生就没了母亲,实在可怜。”林暮亭一想到这里眼圈就红了,“它父亲又是因我而死……”
  “暮亭,这不是你的责任,”安凤霖不耐烦道,“哥哥向你保证行不行,我改了,坚决不吃它!你不用这么小心,你再熬坏了自己的身体!”
  “兄长,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去睡!”安凤霖把他拉到床上一把摁住,“别再起来了,再起来打你屁股!”
  林暮亭终于朦胧睡去,几天几夜不得安眠的他黑甜一梦,不周末重磅利好,连板吃肉!!!知人间为何境。
  天光如海时,他从梦中惊醒,却发现雏鸟果然不见了!
  “兄长!兄长!”他没死没活地推醒安凤霖,“释腾不见了!兄长可曾瞧见!”
  “干嘛呀……我说过我不会吃的……”尚在起床气中的安凤霖终于清醒了过来,“不见了!怎么会不见关于内卷,华为内部吵翻了!的!”二人翻箱倒柜地把斋室折腾个底朝天,“这鸟才出生没几天,飞也飞不远……”
  林暮亭动用天目去查看,也看出个所以然,不由得心灰意冷道,“能冲破结界盗走释腾的,苍山白日寒上又有几人?我既有看护之责,释腾丢失,少不得又是我顶罪了……”
  果不其然,众人将整个苍山白日寒翻个底朝天也丝毫不见释腾雏鸟的踪影。宋泽夜一旁冷笑,“这主仆二人上一回就联手射杀神鸟,这回还能放过了,别是监守自盗就好啊!”
  “宋泽夜你板子挨轻了吧。”安凤霖怒道,“你怎么还有心管别人的闲事!我和陆兄在山下都听人传开了,你们星宇阁连续几个晚上都有拜月教飞头降侵扰,已经吸干了好几个守夜弟子的血了。上回还抓住一个灵力较低的飞头,身下挂着一大堆杂碎,被你家门口的荆棘沾上了。他情急之下只能把那些胃肠什么的生生扯断,让脑袋飞走了……唉呀妈呀,想想都让人浑身发麻……”
  “安兄所言甚是,”陆澜沧补刀道,“拜月教本就存北上称霸之心。星宇阁是各大世家中实力较强的一家,他们自然是枪打出头鸟。如此一来,宋公子为本门派着想,急需释腾救急。那么宋公子的作案嫌疑便是最大的。我看暮亭也不用寻找了,只要秋掌门派人搜宋公子的斋室,定能找到诸多蛛丝马迹。”
  “你们这些鼠辈!”星宇阁被飞头降袭击在江湖上虽不是秘闻,当被当众揭穿也让宋泽夜颜面扫地。“你们以为拜月教就会放过你们吗?少他妈的幸灾乐祸了!你们怀疑我是不是?好,你们去搜!搜出来我抱着脑袋灰溜溜地走人,搜不出来的话,要你们主仆二人好看!”
  众弟子当真又去搜了一遍,还是什么都没有。林暮亭被秋掌门责令五天内寻回释腾,否则就逐出师门。
  林暮亭无法,只得收拾行囊离开。安凤霖塞给他一叠银票千叮咛万嘱咐,“别四处跑,一定要回灿阳山庄。这边一切有我!”
  林暮亭点点头,“我不在,兄长要照顾好自己,多多保重。在学业上,兄长还要多上点心!”施礼离去。
  他当然不会回灿阳山庄,而是去洞庭湖找秋染歌,因为他身上,还有雌鸟临死前亲自拔下来的一根柔软带血的翎毛。他知道,那是雌鸟对他救助孤雏的回馈。他要把这根翎毛亲手交给秋染歌。
  洞庭湖水,浩荡无涯。衔远山,吞长江,坼东南吴楚,分乾坤日月。水尽天光,云碧万顷。真乃巴陵胜景集大成也!
  世人皆道洞庭玉鉴琼田,沧溟空阔,而不知洞庭水下有一秋氏周五盘后消息面一览祖先所修补的上古结界。禹王治水时,有洞庭湖老龙兴风作浪,荡覆九州,后被禹王驱至水下千里处以结界镇压,方消其戾气,至此洞庭千里烟波再无水患旱涝,星垂平野,霁月相和。后秋氏先祖在君山立派之初,便修补结界,筑金刚结、四方墙、虚室网、火院、大三昧耶于苍梧,抵御魔障邪祟。可近日来君山有彪伥出没,定是结界出现故障。于是秋染歌只身入北渚,潜进苍梧之渊,以灵力修补结界。
  秋染歌胎息定心,气若禅空,推澜拂涛行至结界处。但见道道彩光耀目至极,硕大白骨森森可怖,最小的一块亦有一人多高,最细的也如殿宇梁柱一般。料想便是洞庭老龙的尸骨了。而结界处那一个银灰石匣,应是秋氏先祖存放阴毒术法之物。
  秋染歌屈指默念避水甘霖咒,解开结界,取出石匣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这里面……居然是空的……那些阴毒之术……竟然会得以重现人间!
  秋染歌忙重新将石匣送回结界中,牢牢加固了数层,带确保安全无误后方离开。他一路心事重重如履薄冰——此等门派秘事坚决不能让除了师父和自己以外的第三个人知道,丢失的铁券卷宗务必要暗中寻回来。如果让人知道苍山白日寒竟然连石匣被人动过都后知后觉,定会构陷秋氏与拜月教一丘之貉,存称霸之狼子野心。
  秋染歌回到岸上时,只见袅袅木叶下竟站着一个人,荒忽远望,玉影伶仃,正是那让人心乱又心痛之人!
  秋染歌抖落掉衣襟上零星的水珠飞奔至林暮亭身边,眸光热切语气却冷漠地满是诘难之意,“让你在苍山白日寒你里安安分分地待着,跑出来做什么?”
  “我……我给你……送释腾羽……”林暮亭满腔热情被一盆冷水兜头泼下,冷得全身抖了几下,怯怯地将雌鸟的翎毛递给他,“你不高兴我来,那我走了。”
  他转身拔足要离去,去被秋染歌捉住了手腕,“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事?师父怎么会轻易让听学弟子下山?”
  “我……我救了一只释腾雏鸟……可是却丢了……他们都说我坚守自盗……”林暮亭委屈地几乎又要落泪,“我根本就没有!秋掌门让我下山,给了我五天的时间来找,找不到就逐我出师门……”
  秋染歌沉吟片刻,“你确定苍山白日寒都找遍了?”
  林暮亭想了想,“那些师兄说都找遍了。”
  “……你既然出来了,先别急着回去,你两日行情搞个毛。骗炮而已~好久没下山了,我带你到集市上去玩玩。”
  林暮亭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平日里只听他训众弟子“业精于勤荒于嬉”、“宴游嬉乐丧德毁行”……今日竟然主动要带他去玩,真是江海倒流红日西出。       郭家发动这波行情的阶段性目的是为了护航双节消费。股指人生《调仓巨振中,市场是最好的老师》。存在安全隐患!近3万辆进口特斯拉被紧急召回,概念股普跌。你知道A股成为永久熊市的根本原因吗?我可以告诉您。。券商大涨重燃牛市预期,券商的二波龙头莫非是它?准备上车。中国股市为何散户难赚钱。微尘眼底三千界,锡杖头边四百州。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24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30 22:05:18
太让人失望了!!!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